作者简介

老舍(1899 ~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姓氏一拆为二),老舍是他最常用的笔名,另有鸿来、非我等笔名。满族正红旗人。现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被誉为“人民艺术家”。初期的作品有《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等,幽默中含有讽刺,颇近似于英国作家狄更斯的笔风,但夸张有时略嫌失度,几乎跌入油滑。然而,对于老舍来说,初期的创作是不可缺少的练笔,到了三十年代,他的创作渐趋成熟,于1930年创作了短篇小说《赶集》、《樱海集》等。终于在1936年推出了自己的典型代表作《骆驼祥子》。
创作背景

故事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当时正是中国现代史上黑暗、混乱、多灾多难的年代。军阀混战,城市买办阶级、乡村豪绅阶级对工农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特别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和水旱虫灾的不断发生,迫使大批破产农民为了谋生纷纷涌入城市。

主要人物

祥子

祥子的性格是随着遭遇的变化而变化的。

一开始,祥子勤劳、要强、憨厚、善良,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他希望能凭本事拥有自己的车子。但是生于那个黑暗的世道,在经历了好不容易买来的新车被抢、委曲求全地娶了自己并不爱的虎妞、卖车安葬难产而死的虎妞、自己喜欢的小福子被卖到白房子后又自杀等一系列事情后,他对生活的企望和信心以及要强的性格都在生活中一点点地丧失。他变得懒惰、狡猾、极端自私,还耍无赖,成了彻头彻尾的“刺儿头”,逐步滑向堕落的深渊,最后禁不住夏太太的诱惑,得了一身脏病。

虎妞

车厂厂主的女儿,长得虎头虎脑,性格大胆泼辣,办事爽快利落,在和祥子的感情纠葛中,她一直处于主动地位,是个敢于追求个人自由爱情的人。对于祥子,她是百分之一百的爱护,并运用各种心机来促成自己和祥子的婚姻,为了爱情和父亲闹翻。

她身上带有剥削阶级的色彩,贪吃懒惰,好逸恶劳,善玩心计,市侩气很浓,缺乏教养,粗俗刁泼。由于是车厂主的女儿,在钱财和地位上有很大的优越感,她不甘心“做一辈子车夫的老婆”,这是她和祥子理想的主要分歧所在,因为祥子要的是自食其力。最后她因难产而死。虎妞既是一个旧社会沾染了许多恶习的妇女,又是社会的牺牲品。

刘四爷

人和车厂老板,土混混出身,典型的剥削阶级人物,极端的自私自利,晓得怎样对付穷人,有善于调动的天才,但他又讲面子,决不一面儿黑。平时嘴上挂着奸猾的笑,做事决不含糊。为了自己的生意,耽误了女儿的青春。他看不上祥子,甚至不愿意看到祥子的拼命,怕会加速他车子的损耗和老化,这样会少赚些钱。更怕祥子娶了女儿后会打他那些钱的主意。最后,他和女儿闹翻,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

曹先生

旧社会的小知识分子,有点钱,自居为“社会主义者”,也是个唯美主义者。在政治上和艺术上并没有高深的见解,不过能把所信仰的那一点体现在生活小事中,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又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他对于祥子这样的下层劳动人民表现出一定的关心和同情,不但在生活上帮助祥子,还在精神上鼓励祥子积极生活,并给他出一些好主意。他是一个较为正直和进步的旧知识分子,但是他的思想受到时代的局限,所以他并没有成为真正的战士。

作品主题

主要讲述的是旧北京人力车夫的心酸故事。痛斥了压迫人民的无德之人,揭露了黑暗的旧社会对劳动者的剥削、压迫,控诉了旧社会活生生把人变成鬼的罪恶,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批判了自私狭隘的个人主义,也揭示个人奋斗不是劳动人民摆脱贫困、改变境遇的主题。更体现了人是随环境变换而改变的动物,可谓是最不堪一击的,人性的丑恶在此暴露无遗。由此可见人真是比禽兽还“野蛮”的生物。

艺术特色

《骆驼祥子》的艺术成就,不仅在于它对城市贫民生活和命运的真切表现和深入挖掘,而且表现在艺术风格的探索与创造、成功与成熟上。小说的语言简洁有力,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地方色彩,是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小说。

一、结构缜密、线索分明。

小说以祥子买车三起三落,“希望——奋斗——幻灭”为主线,以祥子与各种人物的关系为副线,采用纵向结构和多侧面立体式结构相结合的方法,把市民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画面和社会的黑暗腐败图景错落有致地交织起来。从车厂到大宅院;从军阀到车夫受苦;上自绅士阔佬,下至市井无赖,都在描写范围内。

二、展现人物内心活动时,描写、叙述、议论融为一体。

祥子是乡下人,口齿没有城里人灵便,再加上他天生不愿多说话,所以每次在打击和不幸突然降临时,内心虽然充满愤怒和不平,但他说不出。这时候,作者往往在细腻描绘祥子激烈内心活动的同时,便情不自禁地加进一些叙述和议论,或直接为祥子抒发不平,或帮助祥子进行控诉、辩解,或对祥子进行谴责。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

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强烈的生活气息。

小说通过对老北京社会的描绘,展现了一幅丰富多彩的时代风俗画。例如小说中祥子所生活的社会环境富有地方色彩的独特的文化印记。像刘四庆寿、虎妞和祥子成亲、巫婆为难产的虎妞驱邪等情节,以及车夫经常出入的大杂院、车厂、茶馆、小吃摊、杂耍场、“白房子”等场所,都在作者笔下成为老北京独特的地域文化景观。

四、作品的语言极富特色

“京嘴子”语言最能反映北京人的生活习惯和性格特征,作品中人物的语言最为精彩,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北京口语的原汁原味,对于人物的塑造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